以文交友的乐趣

发哥在我眼里是个文化人,他是搞新闻出身,自然擅长舞文弄墨,自从认识了他,我每天都能收到他写的,这些都是他在各个刊物发表过的。相对于我写作的无意义,他的文章都特有内容,因为他阅历丰富,阅人无数,与结缘,与名流交好,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文化符号,除了他,我还真没有能把文字运用的得心应手的朋友。

从他的文章里我得知他的二女儿是个美术编辑,画得一手好画,真令我羡慕。从父亲的文章里我到女儿的画作,有国画也有油画,全都很好看,只是我不懂画,不能妄加评论。但是在发哥《活灵活现,神采飞扬》这篇文章里,我看到了女画家为小朋友们画的彩铅画,每一张都是肖像特写,乍一看像是照片,仔细看比照片鲜活生动可爱有趣多了,越看越觉得不俗。

让女儿也给你画一张,让我欣赏,我向他提出要求。

他说不想给女儿添乱。她埋头画画,有一次一位杂志主编婉转问:你女儿画寿桃的那幅画,多少钱?意思是想要一幅。 我问女儿,女儿说我没时间画这些应酬的画。把我晾一边了。所以,我一般不干扰她。再说,画我这个老头儿,让你欣赏,你不嫌我丑陋?免了吧。

他丑吗?就在这个早上他问我方便视频吗?这可把我问住了,虽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可是我从来不与别人视频,不是不方便,而是很反感,别说是男人了,就是闺蜜之间也从不视频,只语音。这早已成为了习惯,从我上网的那天起,就几乎不与任何人视频,当然互发照片却是经常不断。

当我看到他的这个请求时,心里思衬了良久,就在这时,他又说不方便,算了吧。我又想了半天,他的照片我见过,我的照片他见过的多了去了,都这岁数了,还怕见光死吗,视频一下,还能被他劫了色不成?再说我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,毕竟人家把我视为了朋友,我也如此,于是我回答了一个行字。

马上他的视频发了过来,看到我,向我伸出了大拇指,接着又摆出了v字指,还没等我说句话呢,他就关掉了视频,时间总长32秒。我不禁窃笑,瞧你那胆儿,都这岁数了,还怕什么呢,难道我能非礼你不成?不过看着他的满头华发慈眉善目笑容可掬精神矍铄的样子,还挺入眼,碰到我这个良家妇女,也算是他的造化。

见过我这个视频里会眨眼睛的老太婆,他说你比照片上看起来健美,脸上无皱,放着光亮。你这是在夸我呢?我问他。他说是滴,我说刚从床上起来,没洗脸呢,你没看见芝麻糊吗?他说看不见呀,我说那是你眼花。

被他一夸,我来劲儿了,嗖嗖嗖,给他发了好几张头天下午在公园拍的照片。别看我不愿意视频,可是给他发起照片来却不吝啬,毕竟照片是挑出来的,净捡好看的发。

他看过之后提醒我:照相时尽量别用枯树做背景。

我即使心里认同嘴上也要强硬:背靠大树好乘凉,再说这不是枯树,是落叶了。

画面上,如果树高大,人就显得矮小,他不吝赐教。

你不会只看人,别看树。我这话说的,表明我也是个矫情的人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购物券网站 秋装西装女 besfunny lc1d18 淘宝微信返利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